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绿色-搜狐网站
绿色频道 > 绿色新闻

安徽黄山宏村南湖:静谧而幽远的水墨乡村(图)


南湖
南湖

高墙深院
高墙深院

安逸
安逸

  沉醉于宏村南湖:静谧而幽远的水墨乡村

  穿行在宏村的巷弄,入眼是白的墙,黑的瓦,高高翘起的檐角,墙上因岁月而斑驳的花纹。在这些高墙背后,曾发生过几多的离合悲欢,生别死离?每走进一扇门,就像进入了一段尘封的故事。慢慢地游走,一页页的翻动,这本老旧的故事书,只能慢慢地去品味。

  烟笼南湖

  家住桃源好,村居别有天。秋山千树月,春水一湖烟。我有幸得以一见一湖冬日的薄烟。

  一早进入村口,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满满的一湖薄烟。淡青色的烟似轻纱,如薄雾,在南湖的湖面上氤氲,如舞者的裙裾。近处的画桥,湖对岸高高翘起的马头墙,远处的雷岗山,在烟雾中若隐若现,我不禁有些恍惚,这一切美得简直不真实,眼前的这个村庄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梦里的一幅画呢?

   踏上画桥,烟雾在身旁环绕,低头看去,脚背时隐时现,周围的人飘飘悠悠向前移动,像去赴蟠桃盛宴。村中大多是一条条的小巷,中间是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一侧是弯弯绕绕流遍全村的水圳,水清见底,伴随着淙淙的流水声。一路行来,有村民蹲在水圳边剖鱼、洗菜,见我们走过,会微笑点头,眼神一如水般清澈。

  来到村北口借宿的碧园,稍作安顿,我们拿上相机,细品南湖。秋日的太阳已慢慢露出脸来,湖面上的烟渐渐散去,像一场好戏拉开了幕布。我想着,接下来在宏村的这些日子,我将会亲历怎样的一场别开生面的剧目。阳光在湖面洒下粼粼金光,湖面上的残荷、堤上的垂柳、岸上白墙黑瓦的房、远处的山,都一一在湖面投下倒影,似乎这儿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世界,而水下的那个世界有时竟然比水上的世界来得更加清晰,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夕阳下,再次漫步于南湖的堤岸,我不禁惊佩于宏村的汪氏祖先们,早在明万历年间,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挖掘工具,凭着一锄一铲,历时三年,平地成湖。

  南湖的开挖是继月沼之后宏村又一浩大的人工水系工程。宏村自建村伊始,到明万历年间,人口繁衍,烟火千家,村中月沼所蓄的内阳水已远远满足不了村民生产生活的需要,急需新的水源。汪奎元、汪邦华等人忆起前人所言:“濉溪绕南之北畔,有良田百亩,可再凿池,蓄外阳水,子孙其更逢吉。”因而倡导集资,掘通村南洞、泉、窟、滩93 处成池塘,百余亩宽广的南湖如一把大弓,横亘在宏村的南面,春日垂柳依依,夏日莲叶田田,秋日水天一色,冬日烟笼雾锁,四时不同景,就如我一天之中,三次来到南湖,所见也次次不同。

  自此,村中水脉形成阳水(自然河水自西入地)和阴水(雷岗山的地下水,由董家井山涧流入村东侧),主圳、支圳穿村而过,在南湖汇合流入良田和濉溪,形成了完整的循环水系。

  坐在东岸的石板上,西斜的太阳红得耀眼,耳边传来叮叮铛铛的铃铛声,耕作的老农赶着牛从田间回来,农妇挑着水桶走过画桥回村,好一幅牧归图。我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神思悠远,心,静如湖水,风微微地吹在脸上,竟有丝丝暖意,真是久违的感觉。

  回到住处,发现身上不知何时沾上了红的、绿的水彩画颜料,闻一闻,竟有股淡淡的清香,我不禁微笑,不久前或许曾有个学生,手拿画板,坐在我今天所坐的位置上,如我一般沉醉于南湖的落日。

  曦沐月沼

  “咯咯咯~~~”,一阵公鸡的啼叫将我从梦中惊醒,好久没有这样醒来了。神清气爽。我来到阳台上,抬眼望去,天色蒙蒙亮,圆圆的月亮还挂在天边,皎洁、清冷,静谧而幽远。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甜丝丝的味道直钻鼻孔,不知宏村的清晨会是什么样子?

  我蹑手蹑脚地开门溜了出去。莫道我行早,更有早行人,这么一大早就已经有人蹲在水圳旁洗菜了,想起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里有一人,每天早上必要去固定的饭馆吃上一碗头汤面,难道她也是要赶这头道水?

  水圳一如宏村的经络,先有水圳,后有宏村。主圳380 米,支圳340 米。宏村的房屋都依水圳而建,汪氏祖先利用地势落差,使水圳的水始终处于流动不息的状态。当时没有自来水,村民的所有生活用水都靠着这水圳,家家户户出门便可取水。汪氏族规规定,每日辰时(早8 点)以前,水圳里的水只可用来饮用和洗菜,辰时之后方可用来濯衣,数百年来,邻里和睦相处,从未因为上下游用水而起过争执,村里也从未发生过大的火灾,这都得之水圳之力。

  在这样一个薄雾的清晨,我是多想变成那个丁香一般结着愁怨的姑娘,身披白色的轻纱,赤脚走在这幽长的水巷。初冬的寒意使我的梦想破灭,来年夏天,一定要再来圆这个梦。沿着水圳,我向村中的月沼走去。两旁高高的马头墙在晨光中朦胧出一个个剪影,像威严的武士,静静地守卫着宏村。没到月沼,就听见传来“叭叭”的捣衣声。穿过拱门,月沼仍掩在周围房屋的暗影里,水清幽幽的,几个早起的村妇正在岸边捣衣,时而将衣服放进水里浣洗,揉皱了一池的倒影。未几,又有几个村人挽着菜篮来到沼边,她们将篮子整个放进水里,浸了几浸之后,将菜倒在石板上,一棵一棵地清洗,动作悠然。

  我将手放进水里,凉凉的,在这样的一个清晨,似乎一切的烦燥都已经平和,都市的喧嚣,生活的烦恼,都久远得像隔了一个世纪。天光渐渐亮起来,周围的人家也开始有了动静,门吱吱呀呀的响起,一扇扇次第打开,人们从屋里抬出一个个竹编的大簸箕,里面摊满了自家做的萝卜干、梅干菜还有山芋粉,月沼旁的空地不一会儿就成了一个大晒场。三三两两地,有人端着饭碗走出来,聚在一起聊天——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汪氏自南宋绍兴年间到宏村定居以来,生活虽可称安乐,但发展却极为缓慢。由于祖先屡遭火灾侵袭,因此在后来村庄的拓展中,汪氏祖先分外注重人工水系的构筑,提高防火的能力。明初时,汪氏76 世祖汪思齐认为“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他发现村中有一天然水眼,一年四季地下水喷涌不息,根据宏村背山面水的地势,可开凿水圳引濉溪之水入村,于天然水眼处建池塘,以蓄“内阳水”,达到“锦绣蹁跹,峰倒池塘”之效果。由于汪思齐常年在外为官,因此由其妻胡重娘主持开挖池塘,并因“月盈则亏”之寓意,将池塘建成了半月形,故名月沼,汪氏的总祠就位于月沼的北岸。

  月沼建成以后,村人根据建沼时捐款数额的多少,相继在月沼四周建屋而居,月沼无形中就成了村人聚会的中心。在月沼的北侧沿塘立有十三根石柱,取“十三太保”护卫村落之意。说也奇怪,虽然月沼的周围未建护栏,但600 多年来,无数的村中小孩在池塘周围嬉闹玩耍,却从未发生过溺水的情况,难道真是冥冥之中有神的护佑?

  情锁深院

  宏村的建筑可谓是徽派建筑的代表,高墙深院,窗户窄小,大门小小的,毫不起眼,但进入里面却一进院子套着一进院子,曲折深远,别有洞天,大约从建筑上也反映了徽商不事张扬的个性吧。

   徽人重商,小小年纪,就要外出学徒,饱尝离家之苦。老话说:前世未修,长在徽州,十三十四,往外一兜。男孩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出外学习经商,挣了钱之后回家置地建房。徽人所建的房屋大都为两层,一层通常不设窗户,而只在进门处开天井通风采光,二层即便开窗户,也只是小小的气窗,大概也因为当年徽州的男人常年在外经商,家中只有老幼妇孺而形成的风气。高墙深院虽可防盗贼,却也让几多的徽州女人在这樊笼一般的禁锢中孤独终老。

  顺着水圳信步走去,拐进了德义堂的大门,园里的池塘有暗圳与院外的水圳相通。宏村临水而建的人家院里都引进活水,取水流生生不息,福寿绵长之意,池塘既可以防火,又可调节空气,美化环境,一举数得。东厨房的南侧还隐藏着一个花园,里面有一株近两百年树龄的枇杷树,成熟时节,满树都是金黄的果子,令人垂涎欲滴。屋主人汪德华曾任村中南湖书院的院长,在村中德高望重,几年前去世后,屋里就只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媳妇两人相依为命。老人二十多岁守寡至今,几乎没有出过这个院门,屋内一口整石凿成的水缸是老人当年的陪嫁之物,缸沿因常年的摩挲而平滑如镜,映射出老人几十年的寂寞岁月。

  再沿水向南,东边一座气势恢宏的宅院就是有“民间故宫”之称的承志堂,此乃清末大盐商汪定贵于咸丰五年所建,全宅以砖木结构为主,正厅为前后两进,东西有小厅,前后有花园,全院共有七个楼层,九个天井,大小房屋六十余间,建筑面积达3000平方米。徽派建筑中著名的砖石木雕在此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正厅木梁上的百子闹元宵图雕刻得栩栩如生,整整一百个人物,各各不同,其他如窗套上和门板上的雕刻,也都各有寓意,雕工精巧之极。

  宏村现存明清古建筑158 幢,其中保存较为完整的有137 幢,某些建筑及屋内的雕刻在文革中遭到毁损,而承志堂在文革中成为了公社的办公地点,很多雕刻装饰上都刷上了毛主席语录,因而得以完好的保存了下来。除了承志堂外,宏村有代表性的民居还有居善堂、德义堂、树人堂、敬修堂、桃园居以及碧园等,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徽商回乡所建。

  徽商重儒,借商入仕的思想在宏村随处可见,几乎家家户户都设有专门的书厅,墙上悬挂的对联也大多为鞭策儿孙读书的内容:万石家风惟存厚,百年事业在读书。欲高门北须为善,要好儿孙必读书。甚至民间流传的更通俗的说法是:养儿不读书,不如养头猪。

  魂系乡居

  在宏村的这些天,是我这些年来过得最悠闲的日子。早起,跟着村民一起在门口边吃饭边聊天,饭后一起到坝场上翻晒咸菜。慵懒的午后,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门口的青石板路上,阳光透过高高的马头墙照在人身上,村妇们织着毛衣,花猫在旁边打着盹。我常去月沼东边的宏盛茶行,要上一壶茶,坐在池塘边,跟老板和旁边晒太阳的人唠唠家常,看看经过的游人,写生的学生,还有池塘里游来游去的两只大白鹅。

   偶尔,我会跑到版画家住的地方,看看他笔下的宏村。版画家就是邻县人,因为偏爱宏村的幽静和美丽,就在宏村租了房子,从事创作。来宏村的游人有时会在他这儿买上一幅画带回去作纪念,“上次一个北京来的人回去之后给我打电话,还想买我的画。”版画家的声音里不无自豪。

  在村里闲逛时,好几次还碰到一个看起来像艺术家的人。碰面的次数多了,虽未交谈,也会点头示意。村里人说这是村里的常客了,是一个大学里的美术老师,经常带学生来宏村写生。不带学生时,独自一人每年也总会来住上一段时间,来时就像回家一样,村里人也不把他当外人。

  入夜,我常与房东一家围坐在“猪腰桶”里聊天。

  “猪腰桶”也叫“元宝桶”,是当地独有的一种火盆,椭圆形的一个大木桶,内分两层,底层放上燃烧的炭盆,上层用铁丝网格隔开,人坐在桶沿,脚可以放在网格上面,腿上搭上一床被子,非常温暖,再泡上一壶热茶,虽是寒冷的冬日,从手到脚,再到心,都是暖烘烘的。

  度假风向标

  气候:接近海洋性

  平均气温:

  夏:25℃

  冬:0℃以上

  度假季节:弱夏、秋

  
(责任编辑:郑江)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薄烟 | 阳水 | 雷岗山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