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绿色频道 > 绿色访谈

让减排变得有利可图 我国碳交易存多种模式

来源:搜狐绿色
2009年10月23日10:39

梁 猛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搜狐-王玉玺/摄)

  梁猛:2030年左右我国GDP能耗将达到一个峰值,将超过100多亿吨

  主持人:这个定价权实际上我的理解应该是有两块,一块是国际市场的定价权,因为我们之前做的比较多的就是CDM项目,还有另外一块是国内。刚才梁博士说了,国内可以说还没有交易,现在我想把话题引到国内,我们知道根据《京都议定书》的协议,必须是一个国家在协议当中有了一个总量的控制,有一个减排的额度,把这个额度分到国内去,比如分到每一个省或者是某一个行业,这样能形成总量,然后才能有交易。

  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发展的实际情况是不可能从国际上承诺总量控制的,胡主席前几天也说了,我们只能是通过努力去降低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的强度,这样就有了问题了,如果国内没有碳交易,形不成国内碳市场,谈何定价权呢。我想请问三位,在这种限制之下,国内的碳交易市场究竟怎么发展?是不是说如果没有总量控制就发展不起来了,还是有更多其他的方面的路径?

  梁猛:当时美国国会也没有批准《京都议定书》,美国人也没有什么,我们现在天津碳排放交易所他们也准备这么做。随着责任越来越重,我们现在是第一排放大国,如果我们动不动就强调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拉着一帮发展中国家替我们做挡箭牌的话,实际上不大合适,你是第一大排放你不玩别人也别玩。

  我们粗略的算了,我们现在一直维持8%的GDP增长率,一直到2020年,之后我们认为这个增长率不大可能维持那么长时间,这个速度是非常快的,之后降到6%比较合理,至少能维持就业。这样算起来的话,如果我们每年单位GDP的能耗降低4%的话,大概到2030年前后,可能出现一个峰值,这个峰值比较大,超过100多亿吨,我们现在是六七十亿吨,到那个时候可能100多亿吨的排放,整个全球只能排放360亿吨,如果你排了100多亿吨,剩下的国家怎么办?美国现在只隔着我们一两亿吨的差距,大家都不发展了就你一个人发展,这也不太可能。我们说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还是责任,不能说共同而有区别我们就没有责任了。

  中国的碳交易需要体现发展中国家的特点,形成中国的游戏规则,中国市场的指标绝对不是二氧化碳绝对下行,需要对增量进行一定的指标设计,通过市场,转移风险来实现交易盈利。

  主持人:黄总在这个问题很有研究,请您谈谈我们如何去开放国内碳市场。

  黄杰夫:建立碳市场很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总量指标。中国属于发展中国家,所以中国碳市场的指标不是二氧化碳绝对的下行。日本、欧洲、美国要绝对下降,从各种道义上、从历史上,他们都应该绝对下降,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但在中国、印度、巴西这样的国家,我们可能考虑的,是从增量上进行指标设计。

  我反复强调,设计这个指标是为形成价格信号,并不是要限制发展,而且碳市场,既然有市场这两个字,我就反复强调,要转移风险。现在国外有一些大的石油公司,他现在目前来讲还没有受到二氧化碳强制减排的控制,但是他意识到,无论在欧洲、美国、第三世界国家,将来碳肯定是一个成本,所以他现在进行投资的时候,虽然自己还没有戴上这个帽子(cap),但是在成本核算当中,已经自动的把这个碳的成本打上去,这是未雨绸缪。

  主持人:现在天津将近30家企业做的事情与此类似吧?

  黄杰夫:天津将近30家企业,他们是自愿加入的,现在不是一个交易,还到不了交易,现在要加入的企业,无论是做水泥行业的、钢铁行业的、公交行业的、电力行业的,大家坐在一起,我们跟天津交易所专家,以及这30家企业本身的专家,我们把自己的排放量拿出来,设计一个指标,很简单,在这个指标下适合我企业发展的总量的指标,我在未来5年多排的话,指标用的多的话、不够的话,到市场上去买。相反,如果在未来5年我做的比较好,节能减排,我指标用不完,可以拿出来卖,简单来讲,就是适合中国的标准下的在金融企业参与下产生的一个游戏规则。

  黄杰夫:从金融角度来讲,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强度是一个总量控制,包括我们在十一五期间单位GDP能效提高20%,也属于一个总量控制。

  主持人:就是说您这不到30家企业,它的总量是以增量的幅度来做的,这样还是有一个问题,实际上我跟杨主任昨天也探讨过,你控制增量的部分,因为总量=存量+增量,所以你控制增量实际上也就是控制总量。

  黄杰夫:从金融角度来讲,我们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强度,实际上是一个总量控制,包括我们在十一五期间单位GDP能效提高20%,也属于一个总量控制。

  我昨天看到一个国际能源署西方组织的报告,他的报告是到2010年全球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加在一起,减排要达到30亿吨,按照中国政府现行的政策不变,发展到2020年,全球30亿吨减排至少有1/3是来自中国的,中国减排的力度事实上已经超过了很多欧洲国家加在一起的总和。

  我在国外开会的时候反复强调,现在问中国不要问中国有没有减排,中国的减排比你们国家加在一起都要多,现在的问题实质不是在这儿,问题实质是说,我们产生这些减排的成本是不是最低,从国际上成功的经验来讲,应该通过市场机制保证我们产生这些减排是以最低的成本,是以GDP冲击最小的路径来达到减排。

  主持人:说到这儿,有必要跟大家解释一下黄总现在做的事情。因为“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中国是不太可能在国际上承担一个总的减排量的,美国当时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但是他可以在他东部的14个州,找出一部分企业来,自设一个总量,在这个总量的控制下进行内部交易,这样也能达到一个减排的效果,而且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引入碳的概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苏苏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全国两会热点:低碳经济

[提要]聚焦全国两会,搜狐绿色隆重推出:“2010全国两会社会热点系列:低碳经济——推动中国经济良性发展新引擎”…[进入专题]

评论排行

总理网上问民意

[提要]亿万网友通过一个个跟帖和留言传递着网络民意,而总理也从这数以百万计的跟帖留言中看到了“信心和力量”…[进入专题]

[住房]住房公积金应该应该需要改革了,不能让建筑房产业独享利益…[详细]

[就业]现在每年的毕业生都逐年增长,我在刚上大学就感到了压力…[详细]

手机关注2010年全国两会

[提要]等车时、睡觉前…手机wap.sohu.com(免费),随时随地关注两会进程!为您提供最全面的提案,发评论,提问题…[进入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