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绿色频道 > 绿色访谈

姜克隽博士:中国做到“低碳经济”成本不高

来源:搜狐绿色
2010年05月14日12:21
    法律约束力意味着什么?

  我们希望哥本哈根作出一个有法律约束的协议,实际上在哥本哈根之前,我们讨论过很多次具有法律约束力意味着什么?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法律约束力到底隐含什么概念?现在形成的哥本哈根协议与当时我们要求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到底有什么区别?

  对中国不是很大,对发达国家区别也许是特别大,因为在《京都议定书》里面,我们当时说过一个惩罚机制,但是惩罚机制出现不了。一般的讲,各个国家对联合国提出的目标,特别是中国拿这个目标非常严肃认真地对待。总理说了很多次,我们40%到45%的减排目标是一定要做到。所以它总体的差别不是很大。

  对发展中国家,现在中国承诺40%到45%碳强度概念。我的同事在印度,他说,一看中国承诺40%,印度一下子变得非常急迫,但是后来印度提的20%到25%遭到国内强烈的批评,说这个目标定得太低了。中国和印度和巴西相比,实际上相对差一些,巴西38%的目标是和基准层相比,因为巴西经济发展阶段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相对于05年就要下降20%,对巴西来讲是一个绝对下降,这是和中国、印度有所不同的地方。

  资金转让和技术转让现在变得非常热门,在哥本哈根这个议题谈判非常艰难,尽管有一些明显的进展,但是到底怎么花这个钱,拿别人的钱用,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发达国家提出非常多的条件,要做各种努力,才能配上资金支持。

  在哥本哈根之后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联合国下面的谈判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因为必须要在座的所有的成员国一致表决同意才可以的,这么多国家达成一致的意见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查韦斯总统拿哥本哈根作为展示风采的地方。所以确实我们需要考虑一些东西,联合国的进程有时候太复杂,因为有些问题太多人考虑,大家想法不一样很难达成一致,最后G20可能成为一个非常中国的地区,还有其他的ABEC这是我非常喜欢的,这是我们逐渐往前走的方式,还有很多双边和多边的合作。

  中国的低碳经济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个图片展示了很多次,这个绿色是我们现在非常核心关注的一条线,有没有可能中国在2030年达到峰值?达到峰值的问题,我们最开始得到一些政治方面的压力,但是作为一个学者和研究者来讲,我们还是认为2030年中国是可以实现峰值,我们也必须实现峰值,如果我们打算支持联合国的两度条件的话,必须实现这个峰值。最近我们一个研究议题是:看2050年中国能不能实现峰值,我们把模型数据全部公开,邀请专业人员对模型参数进行讨论和争论,只有充分争论之后我们才能说服政府官员。

  我们怎么才能做到“低碳经济”?

  分别是调节经济结构,强化节能,再生能源和核电,CCS,还有一个低碳生活方式和消费。调整结构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宣扬做经济结构调整,从2000年终到2007年,连续出台三次出口退税政策,到2007年底的时候不只是出口退税,而是对五十多种高耗能产品出口征收了出口税。这个出口税的税率转换过来,实际上高于现在美国和欧洲提议的碳关税的数据,这是比较有意思的。当时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到我们办公室去了两次,如果美国征收碳关税,中国的反应会是什么?当时我们说“没有什么”。

  如果美国征收碳关税,而中国已在国内征收的话,它不会双重征收。我们采取一种方式把我们的出口税变成中国碳出口税。

  实际上美国征收碳关税的出发点,是看你有没有做出具体切实的减排努力,它才要征收这个碳关税。实际上,这应用不到中国身上。我们刚刚通过WWF在周日论坛上公布了一个报告,详细评价了各个国家的减排努力。发现中国排在第一位,要比承诺了非常大减排目标的国家做得还要多。

  另外一个是要么主动,要么被动来调整。

  第二个关于节能带来的减缓潜力,大家知道十一五20%的减排力度,作为能源政策研究学者,我是非常高兴。我并不在乎这个数字本身,我非常高兴的是我们全中国的实力是非常强大的,进行节能减排这方面的努力、各项政策框架和组织机构,这个体系建立起来,对我们最为宝贵。

  也许在5年期间达到非常大的目标,不是说非常成熟,但是这个体系一旦有了,这个节能减排的努力就可以长时期实行下去。原来比较这个,中国现在这方面的工作是全世界非常突出的。在这个方面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节能努力继续下去,我们看看有没有可能。

    中国做到低碳经济的成本并不高

  基本上我们都在用最先进的技术。现在中国新增项目所上的设备,都在非常努力地用最先进的技术。中国人创造技术的能力让人非常惊奇,原来我们觉得非常昂贵的东西,能够把这个成本下降得非常快。比如说风力发电技术,大概在三四年前,每个千瓦大概是在九千到一万人民币,我们现在国产的技术已经下降到五千一百块钱,这样做下去,风电成本的下降非常多。常常出现一种奇怪现象,先进技术反而比落后技术还要便宜。制造业一旦发现很大的市场,就会投入很多的资金把这个技术做得很好。

  可再生能源和核电发展我不多说了。1.5亿的数字基本上得到确认,按照这个规划已经超过我们刚才所做的所假定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比例,中国这方面的政策做得非常好,核电公司他们更加有信心,我们也相信。检查了一下,美国和法国核能发电历史上的核能高峰时期,我们连续做二十年就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CCS技术成为中国进一步减排的重要技术。我本人是华能项目做CCS的合作人,相对来说我们小组是有这种发言权的,我们要把这个数据公布出来,比如说,你现在配这个技术,每千瓦的装机需要多少投入,如果2020年希望中国上七到八个项目,就可以尝试不同的CCS的技术。2020年确立这个技术路线。现在全世界都没有这种很好的技术选择,很可能靠中国做这个技术,因为中国对在CCS方面成为世界领先非常感兴趣,他们更多关注未来市场方面东西。如果在2020年上10套CCS,导致当时的平均电价上涨不到两分钱或者一分钱,我们愿意不愿意支付这笔费用?搞中国的CCS,即使到了大规模的使用CCS,电价增长也就是0•15元,但要想到,那时我们的收入也增加了,我们应该鼓励我们中国人愿意支付这些费用,一度电再多拿5毛钱。现在一个家庭支付到能源上的费用,大概占平均家庭收入的4%,如果在2020年维持现状的电价或者涨了一倍,我们仍然在那个时候对能源支付不会超过4%。而实际上是不可能涨这么多的。按照2005年价格比较,我们有很大的程度可以来接受这种电价上涨。

  另外就是说这几点都做到了,也改变了生活方式,成本是多少,实际上成本概念争议比较大。我们小组的结论是中国做到低碳经济的成本并不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荣蓉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