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绿色频道 > 绿色能源

骆家辉推销清洁能源 中美酝酿技术换市场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2010年05月31日09:24

  幽默、热情、精明,从5月16日抵达香港,到5月25日离开北京,带领奥巴马政府的第一个内阁级贸易代表团访华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给中国企业家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对于发展中国家也可以像美国过去一样“通过向空气中排放有害气体来推动经济增长”,骆家辉说,“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但大地之母却不能理解。”

  在保持经济发展的同时,降低对环境的不利影响,这正是骆家辉试图推销的理念,也是他所带领的代表团的商机所在。

  “中国中央政府做出了清洁能源和能源效率的优先战略”,“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增加”,而这“为美国制造商提供了太阳能光伏、废弃物能源、生物燃料、地热和资源映射技术的重要机会”,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美国清洁能源代表团介绍文件称。

  清洁能源,是骆家辉及其代表团的标识。包括波音、杜邦、通用电气、杜克、第一太阳等在内的24家美国企业,被称为“代表了开发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产品、服务或技术的美国企业”。

  但正如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新能源商会副秘书长史利民所言,虽然骆家辉给人的印象“像一个老朋友”,但始终要记住,“他代表的是美国利益”。史参加了骆家辉5月21日在北京召开的酒会。

  选择城市有讲究

  香港、上海、北京,骆家辉的行程表显然是精心设计的。

  本报记者获得的这份美国清洁能源代表团介绍文件,详细地说明了做出上述选择的原由。

  文件称,“北京提供了接近决策者和主要政府机关的无与伦比的机会,这些政府机构包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环境保护部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由于中国的能源和环境部门由中央政府监管,与这些机构中的官员联络,对于美国公司的成功十分关键”。

  文件还特别提到,“由于北京是一个直辖市,其市政府可独立于中央政府批准价值高达1亿美元的国外投资项目”。

  而上海,则是“中国的商业和金融中心”,并且,“上海的能源需求每年大约增长6%-8%”,“政府的能源策略集中于使能源供应多样化,提高能源效率,并将清洁能源技术引入能源结构中”,“上海将其GDP的3%用于环境保护”。

  而作为第一站的香港,则被视为“中小企业建立分支机构或将其业务扩展到中国大陆和亚太地区的一个特别有效的入口点”,“对于中小企业而言,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通常比直接进入中国大陆更快速,且文化障碍也更少”。

  更为现实的是,“香港为代表团提供了接近参与"清洁生产伙伴计划"的享有声誉的业务合作伙伴的机会”。这一计划涉及珠江三角洲区域上百个工业工厂的能源和环保升级,“这些工厂中的大多数都是由香港人经营或拥有的”。

  推销“清洁能源”

  从香港的“清洁能源及环保行动论坛”,到清华大学的演讲,时间在变,地点在变,听众在变,但骆家辉讲话的主题却一直没变,那就是清洁能源。

  清洁能源之于美国,是一个能使其在2015年实现出口额翻番并增加200万个就业机会的抓手。

  5月12日,在访华之前,骆家辉便发表讲话称:“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知道,如果一家美国清洁能源公司能够在国外获得成功,将会比其他行业给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5月17日,在与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刘吴惠兰签署《香港-美国关于葡萄酒相关业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后,骆家辉亦不忘加上一句,“我们这次旅程的主要目标是另一个有潜力的商业合作,那就是清洁能源”。

  5月19日,骆家辉还访问了参与美中能源合作项目(ECP)的部分企业,该项目是一个创新性的公共私营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发挥美国企业的技术来帮助中国发展清洁能源解决方案。

  上述那份美国代表团介绍文件已然明言,代表团将集中于帮助已经在华经商的美国公司提高其现有的出口水平和商业利益,并帮助那些能在美国创立绿色就业的有经验的出口商首次进入中国。

  对骆家辉来说,他更现实的使命是,“在每一个目标行业中,帮助美国公司与预先筛选的当地合作伙伴、代理商、经销商、代表和许可证持有者会面,与国家和当地政府的高层官员会面、拓展人脉”。

  争议中美贸易

  虽然骆家辉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推销“清洁能源”,但美国商务部长的身份,却使其无法避免“中美贸易争端”这一焦点问题。 5月16日,骆家辉刚抵港,媒体问得最多的,仍是中美贸易问题,骆表示,贸易战对双方来说是双输的结果,将会与中方就此交换意见。5月19日,在被问及美国频频对中国产品实施“双反”调查时,骆辩解称,从2009年的数据来看,仅有百分之三的中国出口产品受到反倾销或反补贴方面的影响。

  而美国代表团此次试图推销的“清洁能源”,同样遭遇美国自身的贸易壁垒。

  5月17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姚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08年,美国曾经修改过一个出口管制条例,将对中国出口管制列入单独的目录,那就是一种歧视性的措施”,“以前,中国进口高新产品当中有18%来自美国,现在只有7%的比例,这说明,美国管制体制严重落后”,“我们希望美方在改革出口管理体制的过程中,能够一视同仁,不对中国采取歧视性的政策,体现全面积极合作的中美双边关系”。

  5月19日,骆家辉马上对外界称,美国将于2010年夏天重新评估出口政策,扩大对华技术出口。

  但骆家辉并不仅仅是辩解。对于中国市场的透明度,骆家辉便颇有“抱怨”。

  骆称,美国企业“最担心的事情是缺乏足够的透明度。企业往往不知道规则是什么,如何执行,以及决策是如何形成的。而且常常没有公开评议期,让企业就新制定的规则和规定提出反馈”。

  中国的自主创新认证体系,则是其抨击的重点。“政府没有听取任何一家受影响企业的意见,也没有接受任何公开评议”,“使国内企业在政府采购项目的投标中占有很大的优势。”

  开放市场,是骆家辉和美国代表团的核心诉求。在他们看来,中国若不如此,就会形成对创新型企业不够友好的投资环境,“它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再创新,要么干脆把他们的创新成果卖给别人”。

  而这一切,最终都服务于一个现实的目标,向中国推销更多的清洁能源技术和产品。

(责任编辑:彭晓明)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