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绿色频道 > 健康生活

评论:长江鱼有毒 治理不能再等

来源:浙江在线
2010年09月17日12:18

  近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表的一份《“毒”隐于江——长江鱼体内有毒有害物质调查》报告称,在取自重庆、武汉、南京、马鞍山四市的野生鲤鱼和鲶鱼体内,均测出了被称为“环境激素”的壬基酚和辛基酚,这两种物质可导致雌性性早熟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同时,还检测出了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和汞、铅、镉等重金属。

  多年前有一条公益广告,发人深省:“人类的最后一滴水是眼泪!”以前觉得这一天也许永远不会到来,要来也得上万年吧,不幸的是,这才没多久,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推进,毒水报告“井喷”,一夜醒来,发现已找不到几条干净的河流了。著名的《长江之歌》创作于1981年,赞美长江“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现在,母亲河的“乳汁”还是甘甜的吗?

  庄子有一个寓言,说的是干涸的车辙中有一条鲫鱼,向庄子求斗升之水活命,庄子说自己将去南方的吴、越国,到时引整条江水来迎接它,鲫鱼忿然作色说:“你还不如早些到卖干鱼的铺子里找我!”鲫鱼的愤怒在于,庄子一定要等条件“成熟”时才有所作为,却不考虑鲫鱼眼前的困境。这让我联想到,目前的环保政策,似乎也一直在等中国成了“发达国家”,再以“国际标准”来治污,这不跟“庄子”对待“涸辙之鲋”一个态度吗?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在我们还不发达的时候,不能靠牺牲环境来追求表面的飞速发展,GDP虽诱人,但不能以污染子孙后代还要赖以生存的大地大江为代价,来给自个脸上贴金。不能让企业都学紫金矿业,口号喊得震天响:“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而事实上,所谓“紫金速度”的暴富,靠的就是污染绿水青山,堆起自家的金山银山。从这个方面来说,为子孙后代计,中国的发展宁可慢,不可快。

  就像寓言中的鲫鱼,它需要“当下”的救治,我们的环境治理,同样需要“当下”的效率。发达国家的环保措施怎么就不能及早用于尚不发达的国家呢?难道不发达就该受污染?鱼犹如此,人何以堪!

(责任编辑:张茹玮)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