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频道 > 德班气候大会--搜狐绿色特别策划“气候危机与绿金变革”

寄语德班COP17:中国谈判角色由被动转为主动

2011年11月23日18:44
来源:搜狐绿色

  媒体对话:如何更有效地报道德班气候大会

媒体对话:如何更有效地报道德班气候大会
媒体对话:如何更有效地报道德班气候大会


  主持人:下面让我们听听媒体的声音,我们有请两位资深记者,他们是: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记者 曹海丽老师、《21世纪经济报道》国际部编辑 陆振华老师上台。我知道二位都是资深记者,给我们谈一谈你们所关注的话题,所关注的视角,你们也是多次到一线参加气候变化的报道。

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记者 曹海丽
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记者 曹海丽


  曹海丽:我一共参加了三次大会,第一次是在09年曼谷一个中间会议,然后就是哥本哈根,然后包括去年的坎昆。我想当然今年最重要的还是京都议定书快要到期了,能不能延续第二期这是大家所关心的问题。

  气候变化它的议题非常多,而且涉及到很多技术问题,所以其实单个记者身上不可能把所有议题都覆盖的。只能说每个人有他自己的重点,和自己长期关注的一些课题。所以我觉得像京都议定书延续问题是大家所关心的。还有CDM和京都议定书连在一起,如果京都议定书不能延续的话,就面临CDM怎么发展下去,用怎么样市场机制?就像刚刚提到是不是产生一些新的市场机制去来做这样一个东西。另外一个包括像现在欧盟在航空领域制定新的规定,可能在今年这个会上也会讨论,当然它不是作为一个重点。

  其实这个问题,最近两年都一直在说,行业里面因为最主要问题我们国家没有承诺强制减排,那么其他国家其实可以用一种很变相方式来要求你加入他整个体系当中,主要通过行业的方式来限制你,电力行业,或者航空行业,他不要求你有一个国家具体的目标,但是我用行业的方式来限制你,逼迫你要参与到他那个游戏当中。所以这个其实也是可以关注的一个事情。

  当然我觉得我自己个人因为我可能更多的因为这个谈判,侯主任说希望这不是一个政治,而是大家建立这样一个平台,但是现实的状况,这个谈判就是一个政治,而且是一个国际政治。所以我觉得其实还是要关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利益主体在谈判过程中到底是怎么获益的。这些谈判处理当中,当然有一些是非常主要的player,比如美国、欧盟,印度也是该重点观察的一个国家。那些非洲国家作为整体,虽然有时候他们声音很大,但是我觉得在真正这个影响结果的时候,实际上我觉得并不是最主要的,还是应该重点观察一些对气候变化会有影响的这些国家。

《21世纪经济报道》国际部编辑 陆振华
《21世纪经济报道》国际部编辑 陆振华


  陆振华:因为媒体形态的不同,日报的话可能还是会关心硬新闻多一点,但是每个人都会比对现在很多对德班比较看得比较惨淡的样子。我们可能会比如它的方法学有没有可能进入CDM机制里面,是不是有更进一步的进展,应该说今年德班不会有很惊人的事情出来。但是说不准会有,谈判就是一个政治,没去之前,我们都会压力很大,说到了那边你会发现什么故事,你能写什么稿子,你能报什么独家新闻,有没有独家新闻让你报?所以去之前都会压力很大,但是到了现场之后就发觉还是有故事的,包括去坎昆之前,也是一片看淡的声音,但是作为媒体来讲去的话,从媒体的角度反映谈判到时候你会发觉闭门会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美国可能把印度的一个提议更加深入,说不要印度1.5%,我们要1%,发展中国家里面这个事情ICA的事情。所以到了那边只要能去发现,还是会有精彩的故事出现。

  主持人:曹老师您刚才说您已经三次参加这样的气候变化大会了,我记得哥本哈根大会我是第一次参加,完全晕掉了,因为不同于日常会议,是没有人告诉你在什么地方开什么会?很繁杂,作为资深记者,有经验的一位记者,曹老师在这儿能不能给我们马上就要赴德班的记者朋友,来提一些您的建议?我们应该怎样去报道好这样一个大会?

  曹海丽:其实我觉得在座的大家都是资深的,在座很多记者去了至少有一次。这个会议报道,当然其实要做一些准备,如果之前做一些家庭作业,当然是最好的。而且每次不同的会议,我笼统地讲国际会议,都有一些基本的议程,你知道它的核心是什么东西,像气候变化他要谈什么,比如说世贸的会议到底要达成什么样的东西,目前是个什么样的进展,历史脉络实际上是最基本的。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然后主要的利益纠结的地方在哪里?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

  具体到气候变化确实涉及的议题非常多,记者经常跑所谓热门其实是比较表象的问题。森林这一派大家关注得不是很多,因为它的技术性确实比较强,我自己也没有写过关于这一方面的稿子。此外关于MRV(可测量、可报告、可核实)这个事情,其实大家都在用MRV这个词儿,具体到怎么样做检测,信息怎么搜集,其实它确实非常具体。但是我就根据读者,读者需要了解到什么程度,你来做一个决定,我要写到多深的一个进度?我举这个例子,像气候变化跟WTO谈判不一样,其实涉及到的技术含量就更高,而且它涉及的层面非常广泛。比如有需要很多科学,是因为这个报告作为基础的话,其实很多东西是讲科学的。它是把科学和政治结合在一起。

  我觉得大家去联合国气候大会会场上,认识人很重要。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不认识人,还想假装自己认识,不愿暴露出不认识他们的实际情况,所以不管碰到谁就去跟人家交换名片。实际上不管怎么说,你即使没有采访到最大的,最核心的人,但是其他周边的人参加会议,在会议室里面反而更愿意跟你说。因为有时候位子比较高的人可能会有很多顾虑,其实这个不重要,参加一次会以后,第二次就会有熟人,也熟人的时候自然就可以进一步的联系。还有一种当然媒体之间的互通,像我们这种国际会议,当然不只是说中国方面的情况,而且希望其他国家的情况,还有NGO的情况,外国媒体他们有时候获得的渠道比我们更多,他们获得的资讯可能比我们更多。所以这个也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就是多跟外国媒体交流,NGO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来源,而且NGO它非常主动,都会有各种不一定他们会定期的把媒体召集起来告诉大家是什么样进程,因为他们参加对媒体不开放的会议,他们是可以进去的,他们也是很好的来源。NGO有NGO的立场,不同的NGO立场不一样,大家稍微做的时候,当然稍微要小心一点,特别他们的立场有一个了解,引用的时候,或者在听他解释的时候,不一定是完全的用他的,稍微要比较一下,对各个NGO之间的立场你要稍微熟悉一下,比如WF代表什么立场,乐施会又是什么立场,把他们放在一块就好一点,不要只是其中某一个这样子。

  陆振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财新杂志是最早在中国关注气候变化的,曾经做过一期封面关注气候危机,那时候就有海丽几个人,我比他们要做得晚一点,08年那时候还没去现场,就通过打电话,自己学习来做气候变化报道。08年会议的时候我给杨老师打电话,他那时候在那边,从那时候开始做,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刚才海丽讲到一点,气候变化是一个很专业的,我也很有体会。曾经圈子里面有编辑,或者有同行说气候变化是一个很小的领域,你靠这个吃不饱饭,我觉得这个可能有一些误解的。当然他的出发点可能是你的职业发展应该怎么怎么样,如果从另外角度来觉得的话,这个观点我觉得是错误的。

  我从哥本哈根回来的时候,除了行李箱之外,还有一个大箱子,是塑料袋,很大,都是我从会场拿回来的资料,那些资料里面都是图表,各种各样学术论文,发布会的资料。然后我到了机场,就是行李去登记的时候,cheek in的时候,对方就说我超重了,就付超重费。他还特定给了我一个纸箱子,哥本哈根机场的纸箱子,这绝对不是一个小的礼物,小的条件。刚才一两点钟的时候,我在南非大使馆办签证,我先遇到艳丽老师在办签证,后来遇到绿色和平的李燕,大家都很热衷于这个事情。我刚才说看淡这个,只是作为媒体看淡这个会议,但是我自己从私人感情上来说,把每次开会当做一次聚会,不管是跟你的同行。

  哥本哈根的时候,我们完全是在学,完全是被《卫报》关于丹麦文本的报道震撼住了,当时作为我来讲,完全是中国媒体去学外国媒体去报道。等到了天津气候谈判的时候,我才摸到一 点门道,在第一天秘书长在开幕发言的时候,他在他的讲话里面,数次提到balanced package的提法,我当时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新闻点,当天下午写了一篇网络新闻稿。后来有NGO跟我说,“我们还没有开始谈呢,你已经写出来了”,所以当时有一点小欣慰。作为媒体来讲这只是一个经验的交流吧:到了德班的时候,你在VIP人物专访上面,可能能够去争取一下,比如说当时第一财经日报是在坎昆之前访了黄惠康司长,后来我跟黄司长“谈判”,我说会前给一财一个专访,会中就要给21一个专访,黄司长同意了。后来做了反响还不错,据说某国家级通讯社打电话到中国代表团办公室,问这个专访怎么没给他们,而去给了一个市场化媒体。我觉得在新闻战中,市场化媒体会更加主动一点。

  还有闭门会议阶段,很多新闻没有跟外媒竞争,站在中国媒体角度,能站在别的角度,他们没有摸到闭门会议的可以通过一些渠道去表达。还是用心去做吧,所以肯定还是会有收获的。

  主持人:今天是中国寄语德班,两位老师也要去德班,给我们留一句话。

  曹海丽:我觉得从媒体角度来说,做好本质工作,我觉得把你的报道做好就好,其他我想关于谈判精神,不是媒体应该去要影响或者怎么样的。

  陆振华:海丽说的就是我要说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彭晓明)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