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绿色

中国鬼城的真正问题与挑战


我们都看过有关中国“鬼城”开发的报道,报道展示了大量闲置的高层住宅和购物中心。相对于中国在未来20年内将2.5亿农村人口搬迁到城市的宏大计划,这些人烟稀少的城区颇具讽刺意味。应该说,大量中国特有的因素造成了这个巨大而前所未有的刚性需求和现实中空荡城市之间的扭曲。没有向城市和开发商提供正向有效的财政刺激,加上服务、便利设施和工作机会不配套,以及开发时序和开发节奏的错误,引发了大量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城市发展存在哪些问题?我们又该如何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搜狐绿色频道制作专题为您解答这些疑惑。

   与日本的快速发展时期相比较,中国GDP每增长1%,对土地的占用量差不多是日本的8倍。在粗放用地的同时,学校、医院、幼儿园等公共服务设施却比较缺乏。城市低密度盛行导致了更多、更长距离的交通拥堵和对小汽车的过分依赖,引发城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

时下,在“拉大城市框架,建设××新城”、“x年大变样”、“形成一座新城,带动一个产业”、“建设国际性大城市”等口号下,从小县城到省会城市,从欠发达地区到沿海发达地区,一些地方造“大城”的冲动正加速上演。

而这些正在建设的“大城”,不少是大马路、大建筑、大立交、大草坪,以大为美,以洋为美,千城一面的景象已隐约可见。有湖的城市,岸边布满了地产项目,有的地方甚至不断填湖造地搞地产,没湖的地方就挖个人工湖;刚建好没几年的高楼、大型体育设施,就因过时而被推倒;有些地方,逢山开山、逢水填塘、逢海填海,蚕食河道、湿地,变更规划,更有甚者,竟把滞洪区也“变更”成房地产开发的热土。

“当前,城市规模快速扩张,土地的城镇化已明显快于人口的城镇化。”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叶剑平教授说,现阶段的城市发展多采用低密度、分散化“面状扩张”的方式,城市规模和占用土地面积迅速扩大。

一些地方在城市建设时,没有从长远的角度考虑问题,不顾自身财力,不顾土地、水等资源的承载力,已经造成很多问题。我国665个城市中,有将近400个城市缺水,其中大约有200个城市严重缺水;由于缺乏产业支撑,一些地方出现“睡城”现象,每天早晚高峰,有数十万人在同一时间往返十几、几十公里上下班,造成严重的交通堵塞。

一些城市过度追求城市规模和发展速度,加剧了环境恶化。叶剑平介绍,据有关部门统计,全国90%以上城市水域严重污染,城市生活垃圾以每年8%—10%的速度增长,在50%的垃圾处理率中只有10%达到无害化处理,大多数垃圾只能简易填埋,使一些城市陷于垃圾包围之中。

   规划不当是城市病产生的重要原因。从世界上来看,失败的城市化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盲目扩大城市规划,在城市边缘形成对比鲜明的贫富差别,经济发展失衡,社会生活失序。

城市病之所以层出不穷,关键是规划不足或过度,没有全局、宏观统筹。如对城市交通、防汛应急预计不够,或对某些功能过度强调开发。考虑硬件建设多,考虑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少,注重单个项目产生的短期经济效益,轻民生规划,造成商业项目林立,公园、绿地等公共空间缺乏;重地面建筑设施布局,轻地下基础设施规划,以至于一下大暴雨,就会发生“到城市里看海”的现象。


规划本应是‘因地制宜’和‘适度超前’的统一,需要认真研究城市发展的现有基础和资源条件,依据世界和中国城市化进程的规律制定相关目标。然而,在媒介社会背景下,吸引眼球的‘城市形象炒作’或‘信息社会背景下的直观政绩形态’取代了原本用来指导城市科学发展的规划。不少城市的规划多半属于“徒有其表”的面子工程,表现在具体规划中就是内容雷同、相互因袭。


目前县城的城市建设、机构设置已跟不上当地社会发展规模,城市发展和规划的落后似乎已成为制约县城发展的同一病灶。


合理规划的过程,就是一个公共选择的过程,从目的到手段,整个过程都要体现出社会公众的意愿,但在有的地方,规划就是为长官意志服务,换一任领导改一次规划。


规划要有强烈的民本意识,新开发项目上马时,必须确保足够容量的道路、给水、排水和学校等设施,以此作为取得开工许可的条件。遗憾的是,不少大型小区建成了,却缺少菜市场、幼儿园和学校等,生活极不方便。  


   房价低些,做生意成本少点,交通顺畅些,就医、上学方便点,老人、孩子过马路安全点,在家附近就能买菜、购物,白天抬头看得到蓝天,晚上能看到星星,老百姓对城市生活的要求并不高。然而,在一些地方,豪华的城市建设与人的基本需要渐行渐远。云南呈贡也经历过城市发展过程中的这些阵痛,然而现在呈贡正在开始改变,它在努力促使包括环境、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协调发展。

昆明郊区规划人口为150万的呈贡新城一直是被大家谈论的典型案例,目前,这座在建的新城是现有17万名学生和教职员工的云南大学、新的政府中心和新兴轻工业区的所在地。在建项目包括高铁车站和连接市中心的两条地铁线路。   


呈贡新城目前有很多的闲置房产,并且其基础设施和公共交通也不完善,市政服务设施和学校等尚在开发建设中。与市场不规范和有缺陷的政策相比,或许更重要的是新城的长期可持续和健康发展。


幸运的是,呈贡区开始试点新的城市规划模式。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宇恒可持续交通研究中心正对呈贡2500英亩(十平方公里)的核心区进行重新设计。  


超大街区被划分为人本尺度的传统庭院式小街区。街道变得更窄和密集,许多街道禁止机动车通行或成为公交专用道。公园变得更小、更近、更安全,人们在家中即可俯瞰公园。混合业态的建筑以及紧邻人行道两侧布局的商铺将重现传统中国活跃的街头生活。最后,工作与住宅将实现平衡,避免在世界各地郊区出现的“卧城”现象在这里重演。


这种新模式尚处于“试点”阶段,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扭曲市场需求的刺激政策以及超大街区的新城规划模式都可以及时得到纠正。中国的城镇化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速度最快的经济增长活动,通过确定正确的城市发展“基因”,并采取合适的经济激励措施,可以极大地改变中国城市发展模式,保证城市中心区的长期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

   “童话王国”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是全球闻名的低碳环保先锋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长期以来,哥本哈根市政府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在城市规划、建设、发展和管理中大力推进可持续发展战略,成效显著。过去十年,哥本哈根城市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20%,现在正在向2025年成为世界首个零碳排放首都城市的目标迈进。

哥本哈根市现任市长弗兰克·延森说:“实现可持续发展应该是城镇化的优先考虑和最高目标。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必须从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开始。哥本哈根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成功地兼顾了经济、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我们设立了可持续发展远景目标:到2025年成为世 界 上 首 个 零 碳 排 放 的 首 都 城市。”


根本哈根优先拓展绿色交通体系,在哥本哈根的街头,随处都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骑着自行车出行,自行车都是哥本哈根居民首选的出行方式。哥本哈根市区有55万居民,而自行车保有量超过60万辆。哥本哈根因而被世界权威组织公认为“自行车之都”。


公共交通是连接哥本哈根和周边城市的重要纽带,使得不少居民可以选择在哥本哈根工作而居住在周边城市。这些周边城市不仅在供电、供水和通讯等基础设施条件上与住在哥本哈根无异,医院、学校、购物等服务设施也一应俱全,且物价低,空气质量更好,生活和自然环境更胜一筹,部分城市的税收政策甚至优于哥本哈根。这种模式避免了大量人口集中涌入中心大城市,有效地避免了人口城市化、土地城市化和产业城市化发展失衡的问题。


哥本哈根的城市建设十分注重公众参与和公共监督,全力发挥公共规划的指导和协调作用,从长远角度科学制定城市发展规划。根据法律,市政府每四年需要对城市建设规划进行修订,在修订过程中必须考虑到未来十二年的城市发展需要。

网友热评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